公司新闻

为您分担风险,与您共享太平——太平品牌“老料新说”系列(5) 周作民 投实业、创“太平”、捐家产的民族金融家

日期:2018-12-27

引文:周作民,江苏淮安人,中国近代一位有抱负、有魄力、有实绩的民族金融家,是当今中国唯一一家总部设在香港的中管金融企业——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及其子公司太平人寿的创始人。纵观历史长河,周作民的一生历经4个政体、5种币制的变迁,能斡旋自保并创下一番伟业必得有过人的才干。这些才干与新时期下太平品牌所倡导且坚定贯彻的“共享太平”理念一脉相承,具有崭新的时代意义,总结起来就是四句话:投资实业,扶持民族工商业发展的大担当;创办太平保险公司,与洋商分庭抗礼的大格局;三番五次伸出援手,鼎力支持新中国解放事业的大责任;以及带病坚持返回祖国,逝世前仍不忘捐献家产表明爱国心迹的大情怀。

1899年的一天,刚刚破晓。师傅罗振玉正将东文学堂的大门敞开,却在不经意间迎着微光中缥缈的细尘,瞥到了开学第一日便第一个到校的少年,周作民。

投资实业,大力扶持民族工商业

“如果光开银行,只顾赚钱,能否赚钱尚不敢说。而投资实业关系国计民生,我在日本念书时,就有这样的想法。”

(周作民照片、签名及名章)

周作民,江苏淮安人,出生于书香门第,师承中国甲骨文大师罗振玉、《老残游记》作者刘鹗等人,自小受父辈的熏陶谦逊懂礼、勤奋好学,在读书这件事儿上从没让长辈操过心,换作现在,就是一个典型的“别人家孩子”。二十二岁那年,周作民考取了广东官费赴日留学,在帝国大学专攻经济,期间结识了后来被世人称作“中国民族化学工业之父”的范旭东。二人回国后,在各自领域都颇有建树:周作民凭借自己的睿智才华,先后被任命为交通银行总行稽核课主任、国库课主任等职,并于1917年5月,在天津法租界创办金城银行;范旭东创办久大精盐,以及一家叫作永利化学工业公司的制碱企业,打破了帝国主义国家在中国的化工业垄断。

(金城银行在天津的旧址)

那时,碱在中国主要依靠进口,国内并不掌握制碱的工艺。范旭东成立永利化学工业公司,就是为了填补这一空白。可是制碱哪有那么容易,范旭东带领公司员工反复试验,却屡屡以失败告终。周作民在制碱成败未卜的情况下,就以金城银行的名义给范旭东拨款五六十万,很长一段时间内被银行的董事们非议。后来,范旭东成功制造出国产“红三角”牌纯碱,质量甚至赶超英国的产品,并打进日本及南洋市场,这让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周作民在日记中直夸自己“有眼光、有魄力”。制碱成功的范旭东并没有停下脚步,而是把眼光瞄准了化肥工业,于1937年建成永利硫酸铔厂。得知此事的周作民二话不说,率先给予巨额贷款,同时号召其他银行对其投资。永利硫酸铔厂为我国农业生产提供了新型的化肥,再次填补国内工业空白,并逐渐发展为当时亚洲一流的硫酸铔厂。

除了资助范旭东,周作民还曾在紧要关头拉了卢作孚一把。1925年,手头仅有5万元资本和一条小火轮的卢作孚,在重庆创办了一家专做水上运输生意的公司,取名民生公司。经过多年经营,卢作孚带领民生公司在川江航线站稳了脚跟。1935年,四川闹了灾荒。民生公司的货运生意大幅减少,没过多久就出现资金运转不灵的情况。为了摆脱困境,卢作孚发行了一百万元公司债,可认购者却寥寥无几。走投无门的情况下,卢作孚经老乡引荐前往上海求周作民施以援手。周作民听罢立即表示支持,并提议由四川当地银行先行认购,其余不足之数,金城银行全要了。卢作孚信心大振,回到四川后马上将周作民的提议告诉了当地几家著名的银行,一时间,多家银行纷纷认购,很快解决了卢作孚的燃眉之急。从此之后,周作民与卢作孚结成莫逆之交,两人还在对方的公司担任董事一职。

不难看出,周作民很重视对工商及交通运输事业的投资。细数其投资过的领域,范围涵盖保险业、纺织工业、煤矿工业、面粉工业、化工工业、交通运输业等,其中大多数企业对抵制列强在华垄断,挽回国家利权方面起到了积极的作用,一定程度上推动了中国近代民族工业的发展。曾有人问周作民为什么对投资实业感兴趣,周作民回答说:“如果光开银行,只顾赚钱,能否赚钱尚不敢说。而投资实业关系国计民生,我在日本念书时,就有这样的想法。”

创办太平保险公司与洋商分庭抗礼

“华商公司能有接受国外生意之机会,首先由本公司开一先声,辟一荆棘,未始非可愉悦之事也。”

(太平品牌初创时的logo,取自太极意象中“生生不息”之意)

如果说周作民创办金城银行是为了汇聚人脉,实践多年所学,那么兴办保险公司则显示出其心胸格局。1927年,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,中国民族保险业有了一定的发展空间,但华商保险公司大多资本数额较小,承保能力、限额受外商保险公司挟制。周作民曾算过一笔账:仅上海这一座城市,每年的保费就能达到7000万元。可眼下这白花花的银子近乎全数落入洋商的口袋,所以 “只可与外人争,不可自争,果能争得百分之十,每年亦有700万元”。这么一算,周作民便决定成立自己的保险公司。

(太平保险公司创始人团队签名)

1929年11月20日,金城银行独家注资100万元,创办了以“水火”保险为主营业务的太平水火保险公司,由周作民任总经理,同时打出“太平保险,保险太平”的广告口号,朗朗上口,很快传遍大江南北。在股东创立大会上,周作民表示,保险业是与经济社会安全息息相关的行业,各国对此都十分关注。但目前中国市场上的华商保险公司不足二十家,社会各方面对此重视不足,眼看着中国人自己的保障权益要被洋商分割掉,此时更应该“唤起国人合力,以期挽利权”。

(太平保险公司及其创始股东金城银行位于上海江西路212号的旧址)

在利权丧失方面,最直观的表现就是分保难的问题。对此,周作民硬是带领一众华商保险公司杀出一条“血路”。1931年以前,洋商保险公司是看不起华商公司的,甚至公开叫嚣凡是华商公司承保的业务中,有超出自己所定限额之外的情况发生时,洋商公司概不接受华商公司提出的分保请求,可谓华、洋保险公司间存在的隐性“不平等条约”。

为了维护华商公司信誉,在帮助同行共渡难关的同时,“啃下”分保业务,太平保险公司及其旗下子公司太平人寿首当其冲,与其他华商保险公司签订再保险合约,结成联合阵线,并广泛集结国外保险机构资源,不断扩大涉外保险业务上的“朋友圈”。功夫不负,太平保险公司凭借其在客户中、在同业间积累下的深厚的信用基础,先后与瑞士再保险公司,以及其他数家实力雄厚、信誉卓著的国际保险和再保险企业签订了“分出”与“分入”再保业务的平等互惠协议。

有人问周作民,如此明目张胆地向洋商“宣战”到底值不值得,周作民表示:“华商公司能有接受国外生意之机会,首先由本公司开一先声,辟一荆棘,未始非可愉悦之事也。”联合华商分保一役不仅使太平品牌声望大涨,使公司一跃成为当时华商保险业中规模最大、实力最强和市场份额最多的民族保险企业,而且极大地提高了民族资本的国际地位,充分履行了保险业的社会保障职责,使周作民的名字走入了共产主义的视野。

包下货轮,秘密护送郭沫若等人去北平

“这笔交易虽然亏损很多,但金城对人民也算做了些事,还是值得的。”

1941年底,上海沦陷区工商界曾秘密组织过一个叫作“中国经济研究会”的学术团体,推举周作民为理事长,成员包括谢天寿、陈伯流等老一辈经济界知名红色人士,后来周作民因故未能出任,可内心里对解放事业已有倾向。抗战胜利后,国民党政府倒行逆施,不论是经济上还是军事上均做逃亡打算,这让屡屡受到国民党政府搜刮盘剥的周作民看到生机,因此亟想与进步力量直接联系。解放前夕,周作民接受了陈伯流建议,组织多家银行及银行职员发起“行务委员会”,并埋头发展,希望再展拳脚。为此,周作民实施了多种应对时局的策略。

以太平保险公司为例,1944年底,周作民主动转变经营思路,将总部自上海迁往重庆,并改名为太平产物保险公司,开始经营国统区保险业务。后世有人曾质疑周作民与日本人狼狈为奸,实则不然。据多份史料考证,周作民看似在“泥巴里打滚”抹黑自己,实际上利用战争时期的军需保障便利,不断地给前线战士输送后援补给,比如承保专门用来洗刷枪炮,油漆军舰、坦克、飞机的猪鬃,五金小件,粮食等货物,很有一种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魄力。

在太平保险公司的带领下,太平人寿也将业务重心转移至大后方,与安平、丰盛、中国天一等9家民族保险企业携手组建国内最大的意外险分保集团,很好地保护了行业有生力量,有效抵御外部势力趁火打劫。此举使得太平品牌整体业务持续开展,甚至使得太平人寿1944年的盈余额较上年增加了80%。足可以看出周作民对侵略者及战争本身的痛恨,以及发愿凭借本业优势为新中国的建立付出犬马之劳的初心。

谁知,1948年8月,国民党出台了金圆券政策,广泛搜刮民脂民膏,一方面要求老百姓用手中实打实的黄金、外币去兑换所谓的金圆券,另一方面派遣蒋经国来到上海,对上海工商界人士进行追逼,周作民也在其中,遂出走香港。

抵港后,周作民与卢作孚等人汇合,并拟写了一份金融方面的倡议书,辗转交至人民政府手中。滞留香港期间,周作民与共产党人乔冠华、潘汉年等均有联系和接触。一日,周作民听说一批在港的民主进步人士,如李济深、郭沫若等要前往北平参加会议,同时,华北解放区急需一批药品及五金配件,便指派上海金城银行国外部经理杨培昌与潘汉年秘密联系,以50万港币租了一艘“华中号”货轮,将郭沫若等人安全送达天津。为了打掩护,周作民命人返港前给轮船装载了大量的煤块物资,可抵港当日煤价大跌,损失港币60余万。对此,周作民轻描淡写地说:“这笔交易虽然亏损很多,但金城对人民也算做了些事,还是值得的。”

上海解放后的第二天,谨慎讷言的周作民在香港向全体金城银行员工发来一封贺电,全文只有八个字:庆祝解放,安心工作。上海解放后的第三日,周作民兴奋地会见了自沪抵港的同人,当听说上海近日缺乏棉纱,工厂无法开工的时候,周作民表示,虽然金城银行没有剩余的外汇了,但即使没有外汇,也要想办法解决棉纱短缺的问题。说罢,周作民立即联系了几家银行与贸易行,但均反馈资金不足,情急之下,周作民自掏腰包凑了10万元以示支持,同时表示一定尽快返回大陆。

两次拜会周总理,捐献家产表达爱国之情

“我唯一的要求是到北京先见见周总理。”

早在1946年,周作民就曾在他人的安排下与周恩来见面。攀谈之下二人得知彼此竟是老乡,一下子拉近了距离。周作民说有个胞弟周作屏在淮安,生活费用一直由自己承担,但近来因故无法转钱,便掏出现钞请周恩来代为转交,周恩来一口应承,这令周作民很是感动。

1950年8月,因病已在香港盘桓许久的周作民,接受了周恩来总理和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南汉宸邀请,乘船回到大陆。当轮船在天津港靠岸后,周作民对前来迎接的同志说:“我唯一的要求是到北京先见见周总理。” 抵达北京后的第三天,周作民在乔冠华和金城银行总经理徐国懋的陪同下来到中南海,见到了周恩来总理。周总理盛赞了金城银行对发展民族工业的历史贡献,欢迎周作民在老辈银行家中第一个回到祖国大陆,并恳切地希望周作民在新中国百废待兴的情况下,继续为国家贡献力量。

1955年,周作民因心脏旧疾复发去世。家属秉承其生前遗愿,将周作民名下30余万美元的美国证券、人民币约100万元的金城银行股票,连同5300册图书,1405件名人字画碑帖、瓷器铜器等珍贵文物全部捐献给国家,再次以实际行动,表达了周作民崇高的爱国情怀。

投资实业、兴办保险、保护民主人士、捐献个人收藏,周作民凭借过人的胆识与才干,在中国近代经济发展史上,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。作为太平品牌的创始人,周作民以实际行动诠释出扶持民族工商业发展的大担当;创办太平保险公司,与洋商分庭抗礼的大格局;鼎力支持新中国解放事业的大责任,以及无以言表的爱国情怀,这与新时期下太平品牌所倡导且坚定贯彻的“共享太平”发展理念一脉相承,具有崭新的时代意义。人民会铭记,历史会铭记,这个曾经不惜代价扶持民族工商业发展的人,这个创办了太平保险品牌的人,这个倾囊相助为新中国的成立保驾护航的人,这个建国后第一位回归祖国怀抱的,有抱负、有魄力、有实绩的民族金融巨擘,周作民。

本系列文章历史顾问:上海复旦大学历史学系赵兰亮教授

特别鸣谢:太平人寿江苏淮安中心支公司朱爱军老师为本文提供史料支持

①赵兰亮:《近代上海保险市场研究》,复旦大学出版社,2003年第一版。

②中国太平保险集团有限责任公司、上海社会科学院:《中国太平发展简史》,中国金融出版社,2005年第一版。

③《大银行家:从淮安走出的金融巨子》,中国文史出版社,淮安区文史资料第25辑,政协淮安区委员会,2017年。

④郭寿龄:《淮安古今谈》,中国文史出版社,2008年。

⑤上海市全国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:《回忆周作民与金城银行》,中国文史出版社,2017年。

⑥上海市档案馆藏太平人寿保险公司档案,Q334-1-6-170。

⑦上海市档案馆藏太平人寿保险公司档案,Q335-1-8-1。

⑧上海市档案馆藏太平人寿保险公司档案,Q335-1-8-21。

⑨上海市档案馆藏太平人寿保险公司档案,Q335-1-24。